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不同的梦想:花开的季节 > 第十六朵花瓣:住下了呀

第十六朵花瓣:住下了呀

吃完了晚饭,南洋起身想要收拾这一桌的烂摊子,栗子开心的打着嗝和解振羽玩的哈哈乱笑,南洋笑着去收拾着碗筷,筷子敲打着碗的声响,引起了解振羽的关注,他赶紧起身去帮南洋收拾桌子,南洋笑了一下,两个人同时拿到了一双筷子,手和手触碰到了一起,但是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南洋没有躲开,只是笑了一下缓缓地收回了手,那一刻的错觉让解振羽以为南洋是不是愿意接受自己了,突然有点开心,看着南洋想要去洗碗,解振羽一手撑着柜子另一个手一把拉开了洗碗机的抽屉,笑了一下,南洋愣了一会并不懂解振羽的意思,依旧乖乖的洗着碗,解振羽长叹了一口气,把他洗过一遍的碗都丢进了洗碗机里,然后潇洒的关上洗碗机柜门,看着南洋笑了一下说:“这样就好啦。”南洋好像这才反应过来那是个洗碗机笑了下说:“哦。”

南洋把围兜挂回了柜子旁边的钩子上,拿起自己的小包笑着说:“那我就回去了。”解振羽想开口问南洋要不要送,结果刚张开嘴,在背后默默看着的栗子哗啦的又哭了起来。

南洋皱起眉赶紧蹲下身子问栗子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但是南洋一蹲下,栗子就环住他的脖子,不让他走。

“解安岚,不要无理取闹,南洋老师陪你回家陪你吃饭了,你还要干嘛?”解振羽蹲下身子给了栗子一个头塌,小栗子气的直踩地板,解振羽倒是笑的开心,南洋确是一脸无奈,抱起栗子摸了摸被解振羽打的地方轻声的问着:“南洋老师要怎么做,栗子才不哭呢?”

栗子抹了一把鼻涕眼泪擦在南洋身上说:“南洋老师陪栗子睡觉觉。”话一落,南洋瞬间尴尬无比,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要怎么组织语言。

解振羽叹了一口气从南洋手里把栗子转过身看着自己,一脸严肃的说:“爸爸怎么告诉你的,不能强人所难,你现在要南洋老师做的事情是不是强人所难,你自己觉得对不对。”解振羽虽然在公司凶的要死,在南洋面前撩的要命,但是作为一个爸爸,还是很正直的。

栗子故意哭丧着脸,丑不得了,解振羽摇了摇头冷笑了一下问他:“你说你一哭二闹的,哭就哭了还把脸搞成这样,你老爸我可是帅到爆炸,你说你现在那么丑哪里像我了。”栗子一听不故意做哭丧的表情了,流着眼泪打开爸爸的手回头去抱住南洋,撅着嘴说:“你把我带回去吧!我爸爸不要我了!”

“哎?你这个臭小子,瞎说什么。”说完解振羽在栗子屁股上连打了好几下,这可疼的栗子真的哭了。

南洋自然心疼,他护住栗子,害的解振羽最后一下打在了自己的手臂上,解振羽赶紧收手看着南洋皱眉的表情,心里不是个滋味,南洋摸了栗子的脑袋用着恳求的语气说:“好了好了,我留下!我留下!”听到这里栗子哭的小声了,“但是……”南洋刚说出但是栗子又'哇'的一声哭了。

南洋无助只能哀求着说:“好好好,没但是没但是……我留下,留下。”栗子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看着南洋真挚的眼睛,用力地点了点头,解振羽叹了一口气,也真的是把自己儿子没办法。

“可是我没有换洗的衣服。”南洋抱着栗子站起来并不想看解振羽那突然闪过灵光的眼睛,解振羽邪恶的笑着说:“那……只能勉为其难的让南洋老师,穿我的衣服了。”一想到自己和南洋有身高差,解振羽笑的嘴都合不拢了,估计自己一件衬衫就可以把南洋的小身板套完,但是……解振羽的眼神飘到南洋的腰间,南洋顺着他的眼神看了一下瞬间刷红了脸,支支吾吾了半天,只能往后退了两步。

解振羽坏笑了一下摇了摇头,向前摸了一把栗子的小脑袋说:“把南洋老师带去浴室好吗?爸爸上楼拿衣服。”

“好的!”栗子回答的干脆利落,挣扎了一把站到地上后拉着南洋就往浴室跑,到了浴室栗子自己乖乖地脱衣服,头又被卡住了,南洋笑着去给他解开扣子,光溜溜的小栗子原地又蹦又跳,然后伸手就去扯南洋的裤子。

南洋无奈的褪去身上的衣物,光秃秃的南洋很好看,白嫩的身体没有什么多余的线条,只有背上的两条浅浅的疤痕有些突兀,蹲下身子去揉栗子脸的南洋完全没注意到解振羽站在自己的身后,解振羽伸手去摸了一下南洋背上的一条疤痕,吓得南洋浑身鸡皮疙瘩竖起,大叫了一声。

栗子开心的学着叫声,往浴缸那里跑去,拍了拍浴缸壁回头看着抱着自己蹲在地上的南洋和一脸好玩的解振羽。

“你!你干什么!”南洋没敢回头,微微发抖,解振羽玩心大发,现在在自己面前的南洋可是闪着微光,解振羽笑了一下说:“不干什么。”然后脱去自己的衣服故意丢在南洋身边让他看得见,南洋这才慌了神,想去够自己放在柜子上的衣服,哪知解振羽已经把他们豆丢进了洗衣篮里等死,南洋慌了神,却被背后人一把抱起,南洋瞪大了眼睛的看着解振羽,解振羽好笑的看了一下光溜溜的南洋腰间,然后笑着说:“南洋老师,你现在整个人都变成小龙虾色了你知道吗?”

“我!我不知道。”南洋赶紧捂住自己的秘密,这个举动引得解振羽笑到岔气,解振羽好笑一把抡起南洋,然后往栗子哪里走去,吓得南洋连连叫唤,之后先把南洋丢进了硕大的浴缸,再把栗子丢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