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章

胡姗叹了一囗气说道;“说来话长呀。我的两个姑父从那里来的,你们知道吗?”崔气平和钟有三互相望望,摇了摇头。胡姗继续

往下说;“那一次,我和两个姑姑从东蛟山回来,只顾在路上说话一个旋风把我们三人卷进了一个洞里,这个洞的洞主,就是这个老蛇精

的儿子,他用捆妖绳把我们三个绑了个结结实实。他把我放到他床上

把我两个姑姑放到她两个妹妹的床上,她两个妹妹有两个他抢来要吃

掉的男人。他的两个妹妹看上了这两个男人,没让他吃,跟两个男人

配了婚,他两个妹妹那天去产卵,就让他两个妹夫跟我姑姑睡,我使

无影钢针法朮,护住了两个姑姑,使他的两个妹夫不能得手。那两个男人是真人,见我姑姑长的美,就脱光衣服在屋里跳舞给我姑姑看。

老蛇精的儿子,去睡我,被我杀死在屋里。我去救姑姑,要杀死那两

个光屁股给姑姑跳舞的男人,在窗外一看,姑姑己被男人迷住了,我

吹口仙气,把无影钢针,捆妖绳全都解除,我两个姑姑一人抱一个就

在人家的屋里,睡开啦。两个女蛇精产卵回来,一见她们的男人在她们的床上跟别的女人干那事,拔剑要杀我两个姑姑。我只得出手将她两个杀死。”

钟有三说;“我还是不明白,你杀她兄妹,老蛇精又没在场,这里到她儿子那里有千里之遥,她怎么知道人是你杀的。”

“这有何难,把本方土地山神呼来一问,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崔气平说。“我做了一件不该做的事。”胡姗说;“我没忍心杀他的

女人。”“为什么?”崔气平问。胡姗说;“一来这女人是个人类,

二来她怀着孕呢”“那一定是因为这个女人的缘故。”钟有三说完后望了望胡姗。胡姗点了点头说;“应该是她,她虽然是他抢来的,但

她很爱他。”

胡姗沉思了片刻又说道;“我杀她兄妹,还有一个原因。”“什

么原因?”崔气平问道。胡姗说;“就因为这个原因他三个更该杀。他吃活人,用人的血肉来增加他的法力道风。我杀死他之后,发现他的肚子里还有一个刚呑下的小男孩,我把他救活后放到了山下村里的观音庙里了。崔哥,三哥,这洞里血腥味更浓,老蛇精和这里边的男女蛇精残害的生灵更多,这里边说不定还有抢来的人呢。”

崔气平,钟有三一听都亮出了兵器说道;“盟主,你快说,咱们怎么干吧!”“我对付老蛇精,其他的都交给你们了。”胡姗说完化

道黄烟走了出去。

胡姗一走,从外头来了七八个抱着柴草的人。两个身形一转,来

到了他们身后,举起棍棒,都把他们打的脑浆迸流,无一生还,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