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慕林 > 第一千二十九章 后路

第一千二十九章 后路

谢映慧惊讶地看着谢映芬:“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曹文燕往日瞧着针扎都不敢吭一声的人,竟也会有如此心狠手辣的时候?!但这也太蠢了!既然她知道杨家少爷病情重到无法与她完婚,就该心里有数,就算真嫁进了杨家,也未必能生下子嗣。既然现成有一个孩子,她还使什么坏?!孩子生下来后照样认她做娘,她岂不是更省了事?!”

谢映芬叹道:“我也觉得她不象是这么蠢的人,可谁叫她的运气就这么糟糕,偏偏她到了西南,杨家拖着不肯办婚礼,那通房就出事了呢?杨家疑心她是觉得有这个通房怀的胎儿在,杨家才怠慢她,不想让她进门,又认为曹家送去的那个妾一直没对通房做什么,直到那时候才下狠手,定是奉了她这位未来正室之命。杨老爷因为曹家逼着他给儿子定下一个不能即时完婚的媳妇,一直有怨言,积怨数年之后,接连失去了儿子、孙子,偌大的家业都不知道该便宜了谁,又听说了承恩侯被皇上训斥、曹家多人丢官的消息,没了顾虑,自然是要发作的。曹家送去的那个妾直接被打死了,曹文燕多亏了还是曹家小姐,方才平安无事地被送回来。”

从前谢曹两家还未反目的时候,谢映芬因为是曹家家生子所生的孩子,时常会跟曹淑卿与谢映慧出入平南伯府,私底下没少跟同是庶女的曹文燕打交道。她所熟知的曹文燕,也许会有许多小心思,但若要她对一个孕妇下狠手,只怕是做不出来的。谢映芬并不相信曹文燕真的干了这种坏事,倒是更多的疑心,这是曹家送去杨家的那个妾干出来的。本来就是这个妾与杨家那怀孕的通房发生了口角,又共侍一夫两年多,平日里积怨甚深。这个妾一时冲动犯下了大事,却连累了主人家,也不稀奇。

那个妾原本也是承恩侯府的家生丫头,生得俏丽,又有些小机灵,在同辈的女孩子里头,算是个出挑的。叶老高老婆这些奴仆中的妇人们,从小看着她长大,都觉得她好,曾经还打过主意,想为叶金生求娶呢。因此她身死的消息传回京城,叶老高老婆与一众仆妇们还议论过,也去了她家里安慰她亲人。

只是众仆妇们回到家后,私底下嚼舌,都说这姑娘素来要强,凡事爱争先,偏又不是真聪明,从前没少得罪人。杨家虽然豪富,但给个病秧子做姨娘,原也不是什么好去处。那丫头要不是碍了别人的眼,早就成了府里哪位爷的屋里人,哪里用得着远嫁西南呢?这回八成就是她犯了蠢!

对于谢映芬的猜测,谢映慧没什么好说的:“我已经有好些年没见过曹文燕了,天知道她在承恩侯府里学了些什么东西?未必还是从前那个胆小鬼。”毕竟承恩侯府里多不是好人,兴许曹文燕近墨者黑了,也未可知。

谢慕林倒是有个想法:“杨家那位少爷病弱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才让一个通房怀了孕,胎儿未必康健。兴许那通房的胎相本来就不稳,与人争吵过后动了胎气,就出事了,也不是不可能的。只不过会闹到一尸两命的程度,她也挺倒霉就是了。也不知道杨家请去的大夫靠不靠谱。不过,既然杨家对曹家早有积怨,在婚礼之前暴发出来,也不见得是坏事。要是曹文燕已经进了杨家的门,那就真的任由杨家摆布了!况且这事儿严格来说,是承恩侯夫人当初种下的祸根,只要没证据证明曹文燕确实命人对杨家通房下了黑手,她就没犯错,只是杨家背约而已,曹家为什么也不愿意让她回去了呢?”

谢映芬叹气:“自然是因为她没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啊!”

死去的那个妾在曹家是几代的家生子了,能被承恩侯夫妇嫁去杨家,她的父母自然也是心腹一流的体面管事,在承恩侯夫人面前得用着呢,面子比曹文燕一个隔房的庶出小姐都大。他们一边为了自己女儿的死伤心,嚷嚷着要主人家给杨家一个教训,又力主自家女儿绝不敢做出断人子嗣的恶行,不是意外,就是奉了主子之命,不得已而为之。有他们在耳边吹风,承恩侯夫人也倾向于相认是曹文燕私心作祟,闹出了这件事来。

本来好好的婚事,只要按时完婚,杨家少爷死了也无妨,那个通房生下的若是儿子,曹文燕以嫡母身份抱养孩子,就是稳稳当当的杨家主母,杨家的家产便等于是到手了,就算是杨老爷,也拿她没办法;那通房生下的若只是女儿,那曹文燕同样可以抱养到身边,未来无论是让女儿坐产招夫,还是从族中过继嗣子,有曹家为后盾,曹文燕在杨家的地位同样稳如泰山。结果如今一手好牌坏在了曹文燕手里,还害得曹家折损了人手,承恩侯夫人心里也很是恼火。不让曹文燕进府,就是对她的惩罚了。

不过,叶老高这边,对曹文燕眼下的处境也有自己的猜测,据说在承恩侯府一些老仆心中,都有类似的怀疑:曹文燕带走了一份嫁妆与不少陪房,这些财物和人手如今都跟在她身边,临时被安置在京郊的一处庄子上——是借来的亲戚家的产业,并不姓曹。倘若承恩侯府要被抄家,那曹家女眷们依靠曹文燕那份嫁妆,还能维持富足的生活。若官府判定这份嫁妆并未进杨家的门,仍旧算是曹家的,也要查抄,那就临时寻个人——哪怕是庄稼汉呢,把曹文燕嫁过去,也好保住这份财物,仍旧作为曹家家眷的后路。

曹二太太会想到让曹淑卿出家办庵堂,作为曹氏家族女眷的后路,承恩侯夫人自然也会有类似的考虑。至于曹文燕的婚姻是否幸福,并不在承恩侯夫人的考虑之中。有必要的时候,她甚至还打算把这份嫁妆直接转给自己的女儿曹文鸢,免得她婚事无着。

曹文鸢这些年一直等着找机会入东宫呢,至今都没有议过亲。如今看来,她的东宫梦怕是不能成真了。承恩侯夫妇也得开始认真考虑女儿的终身大事。这不但是要给女儿找一条活路,也是在尝试着,为曹家寻一位有力的姻亲,能把曹家从现如今的困境中解救出去。

谢映慧听到这里,直接哈了一声:“做什么白日梦呢?!人人都知道曹家如今就是个大|麻烦,避之惟恐不及。曹文鸢又不是绝世美人,还有本事引得旁人往火坑里跳?大舅母未免想得太美了!”